行业资讯

南方都市报:揭秘网络公关灰色市场
  他们会通过各种方法接近你,然后明码标价说要进行长期合作,其实就是想拿钱删帖子。

  从200元到500元,然后是800元,最后开价到2000元,我还是没有删。———某知名论坛版主

  你发了一个帖子,抱怨买的某个产品质量不好,抱怨厂家不肯理你的投诉。有网友跟帖,和你同仇敌忾,同情你的遭遇,帮你出主意。第二天,你的帖子消失了。

  你看到一条新闻,很有感触,马上在新闻后面发表了评论,还把新闻的链接发给朋友看。朋友回复你“你发的啥?空的呀。”就在刚才,你看到的新闻已经消失了。

  互联网这个东西一直都是做加法、乘法的,每天每时每刻都有海量信息出现在网上。而现在,互联网出现了减法运算,每天每时每刻都有大量信息被删除或屏蔽。是谁在做减法?是谁删了你的帖子?是谁屏蔽了那条新闻?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些的?互联网的减法是如何运算的?……

  “千龙网,网易,新浪,优酷视频,人民网,酷6收单了。”“搜吧,搜狗问答,天涯来吧、问答收单了。”“贴吧便宜收单,3点收,7点掉。”

  在这个网络公关公司聚集的QQ群中,每天都这么热闹繁忙。收单,即可以承接的业务,在这个群里收单就意味着能够删除这些网站上的内容。群的职能就是让众多的网络公关公司交易自己的资源和业务。

  3月15日,CCTV《经济半小时》播出了一期揭露这个行业黑幕的节目《揭秘网络灰色产业链———谁删了你的帖子》。节目播出后一名从业人员告诉南都记者,虽然节目是揭露黑幕,但从CCTV播完2分钟后开始,所有的宁波网络营销群都爆满,因为一听能挣钱好多人就加。“这个行业火,CCTV功劳很大。”他有些得意地说。

  三鹿事件后网络公关大热

  央视的曝光让网络公关行业名声大振,虽然在报道中央视用了“网络黑社会”这样的称谓。

  2009年12月19日,《经济半小时》播出《揭秘“网络黑社会”》,节目直指有些网络公关公司成为了“网络黑社会”。2010年3月15日,消费者权益日当天,《经济半小时》又播出《揭秘网络灰色产业链———谁删了你的帖子》。节目称从三鹿奶粉事件之后,网络公关行业就正式兴起了,那次事件和其间曝光的所谓网络危机公关合同让很多企业意识到了删帖等网络公关的重要性。

  在节目中,央视记者暗访的众多网络公关公司都声称可以运作删除大部分网站、论坛的负面信息,当记者按对方要求付费之后,果然指定的某汽车论坛中的商业负面帖子被马上删除。面对删帖要收取的几千到几万甚至数十万元的公关费用,这些网络公关公司的人坦言,“大部分费用是用来公关(这些)网站的内部人员”。

  小白是国内某著名论坛的版主,生活中她是一家公司的财务人员,而在网络上她则和她的同伴们用业余时间义务管理着一个每天数百万流量的论坛。她给南都记者讲述了他们与网络公关公司之间的删帖攻防战。

  “从200元到500元,然后是800元,最后开价到2000元,我还是没有删。”小白说。

  在他们的印象中,网络公关公司即意味着网络删帖和网络炒作。“他们会通过各种方法接近你,然后明码标价说要进行长期合作,其实就是想拿钱删帖子。当然还有给他们的帖子加精华,这个开价是500.”小白归纳,在公关公司要求删除的帖子中,主要是产品质量问题,剩下的就是维权和举报类帖子。

  尽管小白并没有删除那些帖子,但实际上最后其中仍然有2/3的帖子被删除了,公关公司的神通广大让她一度很沮丧。

  条条大路通删帖?

  老猫是被小白称为“上了公关公司黑名单”的人,他和小白一样是这个论坛的版主。他向南都记者总结了他所知道的网络公关公司常用删帖手段:“通过当事方发律师函到相关网络公司要求删帖;逼迫发帖者自己要求删帖;通过个人关系影响删帖;用金钱直接买通相关网站和编辑删帖”。他告诉记者,他断定一篇名为《黑龙江××××妇产医院延误时间至龙凤胎男婴死亡》的帖子是被公关公司通过运作买通内部人员删除的,“因为之前就有人告诉过我,公关公司要删这个帖”,后来帖子果真被删除了,但删除后老猫似乎能够接受这样的结果,虽然他知道是谁删除了帖子。尽管此前他已经“多次呼吁”这个问题,然而并没有人理会他。

  某著名门户网站的论坛管理人员告诉南都记者:“其实这样的情况各个网站都存在。”

  小白、老猫所在的网站负责人对南都记者说,实际上“版主拿钱或者其他人拿钱删帖并不是删帖的主流,大部分公关公司是利用正常的投诉程序删除了帖子,因为委托方不了解和不熟悉正常程序”。

  阿里巴巴一位公关人士也认为大众普遍高估了网络公关公司的能力,他对南都记者说:“每个网络公关公司都说能删帖,其实更多的情况是他们知道游戏规则,如何合理删帖。”

  如果在百度输入“删帖”,出来的第一条结果是一则3月10日发布的《百度公司关于网络删帖的声明》,声明称从未授权任何人删除信息,任何声称支付费用就可以删除信息的行为都是违法欺诈行为。百度表示,设立了专门的投诉部门,不收取任何费用,需要删帖应该找他们官方投诉。

  一家公司网络公关利润6000万元

  央视节目播出后第二天,3月16日,具有官方色彩中国国际公共关系协会发布了《网络公关服务规范》,被认为是我国针对网络公关业务的首份行业性标准文件,希望规范网络公关市场,协会常务副会长郑砚农说,要将“网络删除负面新闻”之类的“公关公司”完全摒弃在公关行业外。

  这个“对删帖说不”的《规范》,获得了媒体广泛报道,然而当南都记者向多位网络公关从业者询问时,对方却都表示没有听说过这个《规范》。某知名网络公关公司的负责人还告诉记者:“这些所谓的职业准则都是给外行人看的。”

  一方面,很多删帖小公司、小作坊没加入协会,协会也管不到;另一方面,协会内的一些大型公关公司同样有网络删帖、删新闻等业务,只不过他们的服务对象往往是大公司、大企业。

  行业调查显示,2008年网络公关占整个公关市场比重的6.3%,约8.8亿。这是一块硕大的新鲜出炉的蛋糕,众人争抢。

  蓝色光标,国内首家在创业板上市的公关公司,公司总裁毛宇辉告诉南都记者,目前该公司在宁波网络营销中的年利润已超过6000万元。其业务包括“全网舆论监测、论坛传播、博客传播……”客户包括“众多全球五百强客户和国内各行业领导品牌”。而大多数小网络公关公司则把自己的关键字设置为“危机公关、负面撤稿、软文发布、品牌维护”。

  据知情人介绍,目前注册的正规网络公关公司可能超过1000家,而仅有一个网站或博客的作坊式公司则超过万计,从业人员以数万计,而临时雇佣的“水军”更无从估算。

  以删帖为目标的公司操作简单,“网络、电话销售拉单,接完单子要么发传真、打电话给网站删,要么找关系删,就这么简单。”一位从业者说。

  业内激辩“网络黑社会”

  上海某知名网络公关公司CEO笑楚对南都记者说,在她看来,对网络公关公司的指控和所谓的“网络黑社会”,是一些传统媒体为打压“网络媒体”而将网络上存在的一部分瑕疵放大,“故意制造这种恐怖气氛”。

  笑楚认为,收费删帖不可能完全禁止,“这是可以存在的,在传统媒体上可以存在,为什么在网络媒体上就要‘清廉’?”

  持相同观点的还有深圳某网络公关公司CEO八分斋。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他说:“‘网络黑社会’是传统媒体应对网络媒体的威胁、行政主管单位基于网络管理传播需求制造的噱头。”在八分斋看来,作为网络平台的网站统治着网络话语权,正是因为网站缺乏有效管理和监督,才导致网络舆论环境恶化,乃至被人操纵并且愚弄公众,而收费删帖,实际上最大的受益者只是网站自身。“所以‘网络黑社会’有,但是网站而不是网民。”

  半岛网副主编修相科承认网站在管理制度和管理方式上的确存在着差异,“使一些不良公关公司有空子可以钻”。修相科说,他每天都会接到几十个来自不同方面要求撤稿的电话,“这让我不胜其扰”。2009年12月,半岛网和新浪、天涯、奥一等62家网站成立了“网络媒体反公关联盟”,联盟的《倡议书》中写道:“这些公关公司除了使一些企业成为受害者,也在挑战网络媒体的公正性,干扰网络媒体的正常舆论监督和经营活动。他们正在给人一种错觉:网络上的信息都是不严肃的,给钱就能删除负面新闻和帖文、给钱就能操纵网络媒体。”

  虽然修相科认为“网络黑社会”不一定是制造出来的噱头,但也认为把这个名词当做是某些网络阴谋论的佐证有失公允。不过修相科坚持认为,任何一家有公信力的网站,都不会允许给钱就删帖现象存在,“如果网站特别是媒体网站一旦失掉了公信力,那就会被网友抛弃!”修相科说。

  一位“作坊式”网络公关公司的负责人对南都记者坦言,收费删帖其实也因为相关法律的空白,一旦国家制定了相关法律,“很多人都要出局,包括我。”

  删贴行为分类:

  有关部门删贴

  ●通过程序下令网站删帖

  ●使用网站高级权限直接删帖

  网站删贴

  ●应发帖人、有关部门要求删帖

  ●应广告等客户要求删帖

  ●出于风险、隐私等原因主动删帖

  公关删贴

  ●通过正常投诉渠道要求网站删帖

  ●通过当事方发律师函到相关网络公司要求删帖

  ●逼迫发贴者自己要求删帖

  ●通过个人关系影响删帖

  ●用金钱直接买通相关网站和编辑删帖

发布时间:2010-3-30 0: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