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中小网站遭遇成长烦恼:备案花费远超经营成本
插画:李瑞宁

  2004年2月的一天,家住北京通州区的付长宝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要为所在的“新华联家园”小区做一个网上论坛。

  “为了方便小区两万多居民的日常联系,也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创业梦想。”付长宝说。数日后,他“冲动地”辞去了某门户网站的工作,与朋友一起申请了域名、购置了服务器,论坛开张。

  2010年3月,付长宝的论坛已经变身为通州最大的网络社区——八通网,内容以通州地区的生活、服务信息为主,每日访问量超过60万。“能够满足周边三四十万居民的需求”。

  这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小网站”。运营团队最初创办时只有两人,现在也才十几人,60万的点击量在互联网的海洋中,不过是沧海一粟。

  但这并不影响付长宝和伙伴们的热情。他们利用网络平台,组织志愿者周末到敬老院献爱心,到孤儿院搞帮教……“通州区开两会,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我们通过网友征集‘议案提案’400多条。”付长宝很自豪。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的统计,2009年底,中国境内注册的网站总数达323万。其中,除却人们耳熟能详的1000多个大型网站外,99%是中小型网站。

  “中国互联网的毛细血管”

  一两个人,千余元资金,就能建立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或是成就一份创业的梦想,这正是互联网曾经并将继续带给人们的诱惑。

  这些数量众多的中小网站的日均点击量多则上百万,少则寥寥数千,满足着不同“小众”群体的特定需要。人员少是这些网站的一大特点。调研数据显示,2009年中国网络社区中,4人以内的运营团队组建的网站占76.9%,“一人一网”的情况不在少数。

  用历史的眼光审视,“大”网站与“小”网站之间的界限有时并不那么分明。1996年5月,25岁的浙江宁波青年丁磊在Chinanet上架起他的第一个“火鸟”BBS时,不过是想在自娱自乐间结识一些网友。1999年初,28岁的马化腾惴惴不安地将第一个“OICQ”程序放上网站时,他与朋友凑钱成立的腾讯公司也只有5个人。如今,前者的网易公司成为中国互联网的重要门户,后者的QQ成为数亿中国网民即时通讯的重要选择。

  客观看来,数百万中小网站中的绝大多数都将是昙花一现,但这并不妨碍那些充满激情的年轻站长做着与丁磊或者马化腾相同的梦想。

  今年22岁的石舒婷2009年毕业于厦门城市学院,还在读大二时,她就和师兄两人策划建立了一个专门面向小学生的“查字典”网站,功能包括“汉语字典”、“成语词典”以及诗词、对联等。“家长对我们网站很支持”,她说,“网站平时的访问量在13万左右,一个月的毛利润也达到了7万元”。言语间充满期待。

  “中小网站是中国互联网的毛细血管,为网络的健康发展输送养分。”中国信息化推进联盟秘书长刘献军评价说。

  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秘书长郝向宏认为,互联网的创新从根本上来说,不在于技术,而在于应用的创新,“百万中小网站将是互联网未来创新的重要力量。”

  “不是一棒子打死”

  然而,近几个月来,中小网站行业波澜悄起。

  2010年1月,身家过亿的“80后”CEO郑立,国内知名网站“分贝网”的创办人,因创办淫秽聊天网站被捕。

  这不过是自去年以来,轰轰烈烈的互联网整治行动中曝光的典型案例之一。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2月10日,有关部门已关闭淫秽色情和低俗网站1.6万多个,未备案网站13.6万余个。

  大多数中小网站对整治行动表示拥护,但一些地方为彻底清查不良信息,将机房彻底关闭,不少合法网站也牵连其中。突如其来的风暴让不少中小网站多少有点猝不及防。

  数据显示,目前,全国仍有超过10万中小网站处于暂时关闭或永久关闭状态。不少已经实现盈利的小网站收入断流。

  “整顿低俗,有利于中国互联网的健康发展。但在现实操作中,中小网站合法权益也应维护。”付长宝说。
  中国互联网协会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常务副主任李红承认,互联网治理过程中“不排除一些误杀、误伤的现象”。但她同时表示,“管理的目的绝对不是一棒子打死,而是为了促进健康、有序的发展。”

  “我们今后尽量做到精确打击,减少误伤,也希望中小网站站长严格管理,大家共同营造良好的网络环境。”李红说。

  网站备案之惑

  2月23日,工信部公布《进一步落实网站备案信息真实性核验工作方案(试行)》文件,明确“网站主办者是指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包括单位和个人两类。”这为百万个人站长“正了名”。去年12月中旬停办的个人网站申请业务,也于同期开通注册。

  文件规定,“接入服务单位在本单位备案现场采集并留存网站负责人彩色正面免冠照”,即实行“本地备案”制度。

  这给不少中小网站带来希望的同时也带来了困惑。现实中,不少网站租用的服务器远在外地。对于多数网站经营者来说,千里迢迢去服务器所在地进行备案、拍照以及办理各种手续,需要花费的各种成本远远高于经营网站的成本。“这也意味着,一个大山里的孩子几乎不可能开办自己的网站”,一名小网站站长说。

  付长宝原先的服务器在河北廊坊,“因为便宜”。新规定出台后,他算算账,将服务器搬到了北京。而更多的网站选择了“走出去”,据统计,购买100M国外空间、并将网站迁移出去的费用仅为10美元左右。

  “这在事实上增加了国家对这部分网站实施管控的难度,也不利于我国互联网的发展。”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传媒大学柯惠新教授认为。

  此外,根据规定,经营性BBS备案需要有ICP证资质。而获得ICP证的先决条件是注册资金在100万元以上。对于中国上百万的中小网站站长而言,“有100万资金就不干这个了”。

  业内人士估算,我国目前上百万论坛中真正拿到备案的,不超过3000家。

  在采访中,多位小网站站长均对备案制度的出台表示理解和欢迎。“其实对备案的一些意见,不是针对制度本身,而是审批成本过高、流程复杂等现实约束问题。” 一位网站站长说。

  呼唤扶持力度

  “备案难和年轻人创业资金的不足成为目前我国中小网站发展过程中的瓶颈。” 北京康盛创想公司副总裁李明顺总结道。

  李明顺已有10年互联网从业经历。“我觉得这个行业最大的好处是不用论资排辈,不用大量的资金,只要你肯学、愿意学都可以创业。”

  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柯惠新提交了“关于加大中小网站扶持力度”的提案。她认为,中小网站作为我国绿色网络文化的建设者和推动者,担负着重要责任,国家应该在市场准入、业务监管、税收优惠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

  柯惠新特别提出,建议开展“主机托管业务在线视频审核”业务,通过在线视频,使用有标识的幕布作为背景,拍摄网站负责人彩色正面免冠照,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加强互联网管理,避免网站经营者流失,有利于国家对互联网进行更全面、更有力的管控。

  “爱爱医”网站的创始人陆德庆说,“希望通过立法或者其它方式,使互联网行业有更加开明、宽松的政策,这样才能够促进创新、才能推出更有利于社会的服务和产品”。

  “很多问题其实与改善政府的相关服务有关”,工信部产业政策司副司长辛仁周表示,“对待互联网发展,政府部门应当一方面监管、一方面提供公共服务。最重要的是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做到互联网监管有法可依”。

发布时间:2010-3-24 10:38:14